迈克尔.斯坦哈特——短线杀手

  自幼与股票结缘
  和多数投资者一样,亿万富翁斯坦哈特也是白手起家。
  1940年,迈克尔.斯坦哈特出生于纽约布鲁克林区的一个珠宝商家庭。他1岁时,父母就离异了。作为补偿,父亲给了他100股宾州迪克西水泥公司的股票和100股哥伦比亚天然气系统公司的股票。斯坦哈特后来说,当他在布鲁克林长到13岁时,“仍然对股市里面的事一无所知,而且认识的人里面也没有人了解股市”。他开始研究证券公司的报告,频繁地去美林公司的一家营业部,和那些“抽着雪茄的老人一起盯着报价机”。不久,他就在买卖股票了。
  “三剑客”创业华尔街
  高智商的斯坦哈特在16岁就考入了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金融学院。1960年他进入卡尔文—布洛克互助基金组织从事研究工作,之后在《金融世界》杂志做过记者。
  后来,斯坦哈特在洛布—罗兹合伙公司做了分析师。他最早推荐的股票之一是海湾西方石油公司,这只股票翻了3倍。
  斯坦哈特的真正发迹是在1967年,当时他在利布.罗兹证券公司做首席分析员,进而认识了法因和贝科斯兹,三人一拍即合,共同酬资770万成立新公司,首年获利30%,次年获利84%。1969年末,公司的资本已经超过了3000万美元,三位合伙人都变成百万富翁。后来,法因和贝科斯兹相继离开开创新的基金,斯坦哈特独自管理套利基金依然战果斐然,20年内,他成为了亿万富翁。
  世界级短线杀手
  斯坦哈特被人称为“世界级短线杀手”,他所感兴趣的不是华尔街的深度研究报告,如果你走进斯坦哈特的办公室,你会发现这里几乎看不到一张纸片。
  但斯坦哈特每年付给华尔街经纪人的交易佣金高达3500万美元,他花那么多钱不是为了得到一些“预言”,因为他当年自己在“出货”时也曾故意制造过类似的“预言”;他花这笔钱是为了在第一时间知道信息,使每笔巨额交易都对别的投资者保持一点点优势。
  斯坦哈特可以被称做策略型交易者。首先,他形成一个总的概念性框架,然后着手寻找个股。
  由于付了那些佣金,他会不断接到华尔街打过来的电话,向他提供一些可能有利可图的交易的消息。“我们将调低对通用电气下个季度的盈利预期!”“花旗将调高巴西的信用等级!”华尔街的一些公司影响力非常大,他们的看法往往会在一定程度上左右市场走势。当这些公司的主要分析师有新的想法时,斯坦哈特希望自己能接到“第一个电话”。这倒不是因为这些分析师的观点一定对,但是只要那些在斯坦哈特之后接到这些分析师电话的人认为是对的就足够了。
  对于斯坦哈特这样一个短线投机者来说,当下正在发生或近期将要发生的事情才是现实。斯坦哈特觉得,一次又一次地赚取一些小的收益,10个百分点或15个百分点比持有股票等着遥不可及的事情发生要强得多。
  1983年,他以117美元的价格买了80万股IBM的股票。这只股票缓慢上涨,涨了15点。大多数股民会在报纸上注意到这种涨势,但又不甘于就此平仓,于是不会采取任何行动。接着,这只股票又跌回到了120美元,吞掉了大部分涨幅。而斯坦哈特用借来的1亿美元以每股117美元买入,在接近132美元的价位卖出,净赚了1000多万美元。然后,在股价达到顶点时,他又卖空了25万股,并在股价跌到120美元时平了仓,又赚了几百万美元。
  “我有四五位交易员负责和80-90个经纪人打交道,这样可以在最大限度上利用华尔街的信息。如果只做长线交易,我不可能取得这样的成功。”斯坦哈特说,“我总是见好就收。”
  借杠杆投资美联储将下调利率,中期国债将有大的涨势。于是,斯坦哈特用基金掌握的5000万美元现金为权益金购买了价值2.5亿美元的五年期美国国债等待利率下调。最终,2.5亿美元的债券投资赚了4000万美元。在这笔买卖中,基金实际用5000万美元的现金就赚了4000万美元。
  1984年末,他购买了4亿美元的中期政府债券,其中大部分钱仍是利用杠杆借来的,这次仍然是赌利率下调,结果赚了2500万美元。
  斯坦哈特也非常重视基本面的分析:“我将我的角色看成是利用一切可行的手段,尽可能获得最佳的资本回报,而不是拘泥于一种特殊的交易风格。我每天都问自己风险报酬率是否符合要求。我基于基本面的长期前景选择长线投资品种,不过这并不意味着我必须持有这些头寸到一定的时间。我经常对下属说,要将投资决策建立在长期基础之上,即使你要赌的事件可能不会发生。”
  叛逆的空头大师
  斯坦哈特表示:“做空需要克服自己正站在魔鬼一边和美国、母亲们以及传统价值观作对的怪念头;而且可能的损失是100%。”
  1973年,斯坦哈特卖空了10万股美国最大的建筑商考夫曼—布罗德合伙公司的股票,当时这只股票处在40美元的高位。当这只股票由于利率和通货膨胀率不断交替攀升而崩溃时,斯坦哈特合伙公司大赚了一笔——他们以20美元的价格回补了全部空头头寸,后来这只股票最低跌到了4美元。
  斯坦哈特说:“做空时,我的目标是那些最有名气的上市公司,这些股票最容易投机过度。”
  1995年,他厌倦了市场买空卖空,关闭了自己的公司全身而退,当时公司共有资产26亿美元。此后,他一直积极从事公益慈善活动。
更多期货投资心得请关注:http://www.kaihu.la/qihuo/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